带荧光棒听相声,“出圈”的张云雷能给相声带来什么?

张云雷火了,相声能活吗?

周驰镜像娱乐2019年4月29日

“相思赋予谁,小辫儿张云雷”。

2018年,张云雷吉他版北京小调《探清水河》被人录下来传到网上,经过各种翻唱,张云雷一夜爆红。在最近发布的《腾讯娱乐白皮书》中,张云雷与蔡徐坤、朱一龙等艺人一起登上2018年明星热度上升TOP10榜单;在微视明星应援榜上张云雷更是位列年度总榜第一。

其实张云雷在相声界早就已经很火了,但凭借“桃叶儿尖上尖,柳叶儿就遮满了天”这波让他成功出圈,成为名副其实的“偶像派相声演员”,收割大波迷妹。走出相声界,成为“偶像”明星后,偶像饭圈该有的配置在张云雷身上也是应有尽有:饭拍精修;微博粉丝团专门打榜、反黑;出行有粉丝接机;生日有广告牌应援……

作为相声圈的顶级流量,流量明星该有的流量他也不差,单个微博转发、评论、点赞数都超过10万;他随口说之前看到SHE的应援绿色灯海很好看,下一场演出时粉丝就给安排,连郭德纲也被震撼到了,感叹道:“我死也没想到,你们会带荧光棒来听相声”。

张云雷几十或几百元的演出门票被黄牛炒到几千甚至几万元那也是瞬间告罄;2019年1月12日,推出个人首支单曲《毓贞》,7小时内单曲总销量过70万张,登上各种畅销榜日榜、周榜榜首,截至目前单曲销量已经超过132万张。 

对这种相声演员偶像化的趋势,《新京报》和《中国青年报》都提出过批评。但其实对于文艺行业来说,有一个“流量明星”未必是坏事,有人说,张云雷最大的贡献就是,把一群本来在酒吧狂欢的嘻哈女孩,硬生生地留在了茶楼戏院听相声听曲儿。

不得不说,张云雷的出圈确实让更多人关注起了传统文化,为传统的相声行业带来了“流量”。

德云社流量担当养成记:除了高颜值,还有悲惨史

张云雷最近有多火?

张云雷今年已经不止一次和当红偶像明星同时出现在明星人气排行榜上,他的师父郭德纲调侃他“能把相声说成这样,也是欺了祖了”。

虽然岳云鹏近些年一直是德云社的门面,但如今的张云雷火爆程度丝毫不亚于岳云鹏,从卖票速度来看,岳云鹏的流量地位远不及张云雷,现在想要听张云雷的相声,门票全是靠抢,而且有时候抢也抢不到,售票页面基本都是秒灰,网友称此现象为“云雷灰”。

当然张云雷能有今天的巨大流量,必须要说,高颜值帮了他大忙。在相声界说相声的人不少,但有高颜值的却屈指可数。就比如德云社,岳云鹏、孙悦、张鹤伦、阎鹤祥等人的专业能力都很优秀,但是他们的颜值却与偶像明星相差甚远。

而张云雷的颜值就算出道当小鲜肉都不成问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偶像派相声演员”。在《相声有新人》中,主持人问郭德纲怎么看在相声界出现了一个偶像派。郭德纲开玩笑道:“天灾人祸呗,但是如果单单是长得好看的话,是绝对不能站这么久的。” 

正如郭德纲所说,张云雷也是在经历了太多的挫折后,才有了今天的爆发。

张云雷1992年出生于天津,9岁开始到北京学艺,11岁就拜郭德纲为师,德云社云字科二徒弟,在德云社人称“二爷”,年龄小但资历深,并且他的表姐是郭德纲的妻子王惠,从小就在相声熏陶下,张云雷在相声圈已经早有名气。2006年之前每次郭德纲介绍他的时候都说,这是一位十几岁的老艺术家,他会全国最多的太平歌词。

张云雷在德云社演出经常排在“倒二”或“攒底”,但在2005年他的相声刚有点起色,他的嗓子就出现了倒仓(指相声演员因为青春期发育嗓音变低或变哑),为了避免过度用嗓而退出德云社,开始了北漂生活,但是并不如意。

2011年,时隔六载,张云雷回归德云社,4月8日,在郭德纲单口相声专场,张云雷正式复出。从那以后他开始专攻相声,名气也慢慢大了起来,随后和师兄弟开“德云三宝”的专场,2016年参加《笑傲江湖》的录制,可笑傲江湖只录了一期,他就出事了。

2016年8月22日,他在南京火车站意外坠台,从4层楼近20米的高度掉下来,被送到医院后被下达了多张病危通知,“一位韩姓主任没舍得放弃我,说孩子刚这么小,再试最后一次。”最终,他奇迹般活了下来了,但全身上下多了108根钢钉。

出院后张云雷的人气开始飙升,在如今抠图明星盛行的情况下,张云雷身上带着108块钢板还在演出,也是让德云女孩更加怜惜。2018年,张云雷凭借一首《探清水河》,“桃叶儿尖上尖,柳叶儿就遮满了天”让他成功出圈。

而张云雷在住院期间,搭档杨九郎不离不弃,停下工作等待他的复出,在各种“CP”盛行下,这也为张云雷杨九郎吸引了大量关注。德云女孩更是有这么一句话“相思赋予谁,小辫儿张云雷。人生那么长,想嫁杨九郎。”

张云雷凭借自身颜值和坎坷的人生经历,成功出圈,把一群本来在酒吧狂欢的嘻哈女孩,硬生生地留在了茶楼戏院听相声听曲儿,郭德纲也说过“要说弘扬传统文化张云雷应该排头一个”。

德云女孩购买力强大:流量明星配置一个不落

在成为“偶像派相声演员”后,张云雷的偶像明星配置也开始逐渐健全,全国各地的德云女孩跟着爱豆跑,个站、打榜、超话签到、微博控评、反黑组应有尽有,就连同人文都出现了。

张云雷也开始有粉丝接机了,演出开始前四周人潮涌动,粉丝们手持应援物高呼“辫哥哥”,在济南专场时临时加场,仅7秒500张票就销售一空。在过去流量明星演唱会和见面会才会发生的事,现在出现在张云雷的身上,在相声界也只有他一个人做到了。

2018年7月,超级星饭团举办粉丝世界杯大赛,整个德云女孩体系组团参战,张云雷在半决赛更是战胜新晋流量陈立农位居亚军,榜单第一名则是蔡徐坤。

当时张云雷微博粉丝仅有170多万,而其余四强粉丝都超过千万,在投票过程中德云女孩还与陈立农粉丝展开激烈争吵,都质疑对方刷票,上演了一场相声演员粉丝与男团偶像粉丝的对战,但是德云女孩并未落下风。

张云雷粉丝自豪地总结过她们怎么用一百来万人战胜一千多万人:规则研究透彻、组织有序、分工明确、执行力强、活跃度高、忠诚度高。德云女孩们说,这是“相声粉圈里程碑式的胜利”。 

所以别看相声圈和粉圈人数差别巨大,但相声圈的粉丝打榜、应援、购买力都不在粉圈之下。

2019年1月12日,张云雷推出个人首支单曲《毓贞》,上线后张云雷的粉丝也是非常支持张云雷的第一张个人单曲,上线不到两分钟,销量突破百万,上线40分钟销量破40万张,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就在首发平台把单曲销量冲到了双白金唱片,登上各种畅销榜日榜、周榜榜首。

张云雷在录制《快乐大本营》的时候,粉丝送的应援礼物更是壕到令人发指,成本、质量完全不输当红流量明星,比如爱马仕羊绒大衣、范思哲睡袍、100克金条,等等。而且粉丝不光送礼物给张云雷,连节目主持人,甚至同台录制节目的嘉宾也有份。

在张云雷生日时,有人豪掷千金投下山东省内520块电子屏为其生日应援;还有粉丝曾让“张云雷”三个字在以秒计费的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横屏整整轮播了6天。 

除了上面的应援方式外,张云雷在台上唱曲,底下的粉丝就挥动着荧光棒和灯牌合唱,像极了爱豆的演唱会现场。郭德纲表示:“我到死都没想到,你们听相声居然会带荧光棒!”

张云雷火了,相声能活吗

张云雷的出圈确实让更多人关注起了传统文化,为传统的相声行业带来了“流量”,但是随之而来的也有着不小的争议。 

比如2018年8月,张云雷三庆园的一场演出直接出现了粉丝闹事的情况。三庆园的票本都是现场排队买票的,但因为粉丝实在太多了,没得办法最终只能网络售票,现场排了十几个小时队,没能买到票的粉丝便直接大闹三庆园。

这更加让很多人担心,张云雷火爆背后的饭圈文化会给相声界带来不好的影响。

有人说:“张云雷不就是靠着和搭档卖腐来吸引粉丝吗?那根本不叫说相声,和传统相声大师相比,相形见绌。”“张云雷上综艺玩跨界不务正业”。甚至《新京报》和《中国青年报》也曾对这种相声演员偶像化的趋势,予以批评。

但天生高颜值也是错? 

张云雷开挂的窜升,使相声这一小众传统艺术形式突然走向了各个圈层,让很多人不适应,但不可置否的是在现在的泛娱乐大战里,相声也要适应不同的传播方式。毕竟,在面对Z时代的这一群体,传统相声模式难免缺少新意,所以要去尝试不同的模式吸引新的群体,但是作品自身质量永远是第一位的。

在拥有了强大的粉丝后援团后,张云雷的商业价值也在急剧上升。首先体现在商业代言上,2018年年底,麦当劳官方为新年主题推出的广告,邀请了杨超越和张云雷进行主演。就此,张云雷的首个代言尘埃落定,开启开挂代言模式,紧接着又成功成为UrbanDecay品牌挚友,在手术复出后还将有大量代言等着他。

除了商业代言外,在2018年张云雷和杨九郎的商演,已平均一个月排到2-3场专场,官方票价从299到1699元,此外还有德云社小剧场以及其他助演,张云雷一年的票房能在2000万-4000万元 

在综艺方面,张云雷不仅局限于相声喜剧类综艺,其他类型综艺也开始出现他的身影。在前段时间引起热议的《国风美少年》,就邀请张云雷担任国风召集人。张云雷不仅是相声界的一股清流,更是相声界的颜值担当,所以“偶像相声”的出现,也一定程度上推广了传统曲艺文化。

改革春风吹满地,德云男团正崛起。张云雷火了,相声不会死,乐观点,这或许是相声开始出圈的标志呢。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版权归镜像娱乐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